• 您的位置:首頁 >數據 >

    向水而行與城共生 專訪深圳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俞露

    2022-04-14 09:45:07    來源:深圳商報

    “復活”的茅洲河、“換裝”的大沙河、凈化的入海細流、山海環抱的深圳國際生態谷……這些生態美景的背后,都離不開深圳水務人的貢獻。而這其中,也有俞露的身影。

    俞露是深圳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兼生態總監,從主持劃定深圳第一版城市“藍線”,再到助力深圳申報海綿城市試點,自從17年前選擇這座濱海城市,她便選擇了向水而行、與城共生。憑借著水一般博愛、進取、創新、堅韌的品質,她從一名職場小白,成長為統籌上百個項目、管理上千人團隊的治水老將。日,俞露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講述深圳生態變化背后的故事。

    水的追求:為治水報考清華水利專業

    改變俞露人生軌跡的,是1998年那場洪水。那年高考前夕,在電視上看到許多武警官兵們以血肉之軀抵擋洪水猛獸時,俞露動容了,她暗下決心:填報治水相關專業,消除水災害!憑借優異的成績,她被清華大學錄取,以第一志愿進入了水利水電工程專業,后又在研究生階段進修環境科學與工程專業。

    和深圳結緣,源自深圳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的一次校招。在面試過程中,她深感到深圳企業和之前面試的同類企業很不一樣的地方,“很有藝術氣息和人文關懷,而且視角很宏觀,關注城市的發展趨勢。”

    不過,彼時俞露還是有一些顧慮:水利、環境和城市規劃是不同專業,專業跨度太大。副院長的一席話,讓她打消了疑慮:城市規劃是多元學科融合的領域,一樣要處理水的問題。這句話,一下戳中了她。要知道,“治水”正是她最初的夢想。最終,俞露放棄了上海等距離家鄉浙江更的城市,南下深圳開啟逐夢之旅。

    來了之后,俞露很快被深圳開放包容的城市氣質所吸引。她說,因為沒有那么多歷史包袱,這座城市發展很快、效率特別高。即使剛到深圳蝸居在集體宿舍,俞露也沒有因此感到失落,反倒因為“身邊很多默默打拼的草根,不會覺得自己很卑微”,進一步點燃了她的奮斗熱情。

    水的進?。撼醭雒]不怕“虎”

    初出茅廬的俞露,接二連三遭遇“攔路虎”。不過正是得益于這些大項目的歷練,她建立了系統思維,發現了水治理的廣闊天地。

    2005年,俞露剛入職場便參與了《深圳水戰略》這樣宏大的項目。“水如何融合到城市發展?”“深圳是濱海城市,如何全體系去解決水安全問題?”面對一個個嶄新的命題,俞露在無數的夜里,深研課題、苦苦思索。該戰略最終成為此后深圳各項治水實踐的理論指導。

    很快,大任再次降臨到俞露身上。2007年,她便有機會主持劃定深圳第一版城市“藍線”,即整座城市江河、湖泊、水庫、渠和濕地等地表水體保護和控制的地域界線。“藍線”的劃定,為城市水體的保護控制和提升提供空間上的抓手,在城市規劃建設過程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俞露回憶稱,這是她擔任項目負責人的第一個項目,當時壓力巨大,非常忐忑。也正是這一項目,很好地鍛煉出俞露作為一名城市規劃師前瞻的眼光。當時深圳修建的一些道路把河道蓋起來了,一些城中村的河渠還很臟。“我們也疑惑:小水溝是河道嗎?也要保護嗎?”最后證明,俞露確定的思想是對的,盡管是很小的河或者溝,只要有匯水源頭、歷史成因,都要保護起來,預留未來治理和拓展的空間。

    “年輕人剛入行,去做宏觀的東西很有益,利于建立宏觀思維。而且它讓我認識到每一個維度存在的問題,并預判未來存在的問題。”時到今日,俞露仍然感恩早期大項目的歷練。

    水的創新:勇闖無人區建立新標準

    2012年,生完孩子重返職場的俞露進入職業瓶頸期。在這一關鍵時間,她勇闖無人區建立新標準,找到了職場新方向。

    彼時,深圳國際低碳城要做市政基礎設施的專項規劃,要求體現綠色低碳的理念和路徑,由俞露全權負責。“拿到課題時我們是懵圈的,因為當時我們對于市政基礎設施的認識還停留在工程化的布局上,如何實現綠色低碳,沒有人能給出答案。”俞露回憶,第一版方案拿出來就被罵得很慘,“那時候真的很迷茫。”

    “如何找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擅于思考的俞露很快清醒地意識到,做好這件事,或許能成為職業新的指引方向。”在她看來,“綠色低碳”“基礎設施”“規劃”這三個關鍵詞最能體現個人職業特質。有這個信念支撐,俞露選擇勇往直前。

    最終,通過這一課題,俞露建立起綠色低碳基礎設施的規劃標準,對“可再生能源未來在深圳如何創新,如何用在建筑、交通、生態和物理環境的改造上”這樣涉及諸多科學技術的命題,做了很好的回答。

    “沒有實踐的創新就是自娛自樂,”俞露強調,要將基礎創新和落地應用相結合。雨水徑流污染是水污染的成因之一,而由于控制難度高,業內對這一領域的研究較少。為攻克這一科研難題,俞露期開始了大沙河水污染研究,探索建立一套系統、精準、動態的雨水徑流污染控制方案,并在博士畢業論文中呈現。

    水的堅韌:一個“爆款”至少需要10年

    在深治水17年,俞露跑遍了深圳大大小小300多條河道,還有無數社區的街頭巷道。如今,這座她用腳步丈量過、用汗水澆灌過的城市,生態越來越好,環境越來越宜居。

    巧合的是,俞露的家鄉曾留下我國古代治水英雄大禹的足跡。而她的治水心得,也和大禹重于疏導的治水理念有著某種暗合。她說:“水就像一種有生命的東西,你要給予它空間,去實現人水和諧。”

    雖然同期項目多達上百個,但她仍堅持腳踏實地去做。而今,她依然會為了一個小項目,穿上運動鞋去做實地調研。她已經不記得穿壞了多少雙運動鞋。

    “規劃領域,從最早提出一個理念,到成為廣為人知的共識,甚至形成一個熱詞,至少需要10年時間。”俞露說,比如深圳的海綿城市試點申報成功,正是得益于最初在光明的堅持嘗試。談及對新人的建議,她說,做這行一定要坐得了冷板凳,看準趨勢,堅持深耕。

    在俞露看來,深圳具有良好的科研氛圍。“這座城市有一種敢于先行先試的勇氣,它本身就是科學家的精神,所以在深圳去做一些研究、開拓的工作,是很順暢的。”

    這些年,俞露參與了很多規劃,也見證著深圳的變化,對這座城市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她說:“當我有一天出差回來,突然就覺得‘哎呀,還是回到深圳好’,就在那一刻我發現,我是真的愛上她了。”

    關鍵詞: 城市規劃 濱海城市 環境科學 城市氣質

    相關閱讀

    BB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