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虧損、裁員、潰敗,誰還敢加盟共享充電寶?

    2022-04-04 11:26:21    來源:創事記

    共享充電寶的行業混亂,從2021年一直持續到2022年。

    近幾日,有消息稱小電將持續升級“直營轉代理”的戰略。相對于入場費、分成費、激勵金繁瑣的直營模式,走輕資產路線的代理模式無疑更為靈活,但也是小電長期虧損下的救市之舉。

    (來源:各品牌官網)

    而在此之前,小電已深陷裁員風波。

    另一邊,作為充電寶上市的唯一企業怪獸充電,在連續兩年獲得盈利后,在2021年迎來了巨額虧損。虧損也反映到股市之中,如今怪獸充電股價已從最高10美元/股跌至1.32美元/股,公司股價已經跌去超九成,總市值僅剩下約3.2億美元。

    共享充電寶的潰敗還在繼續。

    2022,從裁員開始

    不久前,共享充電寶頭部公司小電科技面臨劇烈的人事動蕩,據藍鯨TMT報道,這次小電預計裁員2000人,波及運營、KA、產品等多個部門,約占公司總人數的近40%。

    而被裁員工因小電未提供賠償,在社交網站頻頻指責小電,鬧得沸沸揚揚。

    在面對網上輿論壓力下,小電并沒有回復裁員傳聞,而是在近日表示,將持續升級“直營轉代理”的業務戰略。相對于入場費、分成費、激勵金繁瑣的直營模式,走輕資產路線的代理模式無疑更為靈活,但也是小電長期虧損下的救市之舉。

    處于動蕩不安中的,不光只有小電。作為“共享充電寶第一股”的怪獸充電,發布上市以來首份年報,成績卻并不樂觀:2021年全年,怪獸充電營收36億元,較2020年增長27.6%。但同期經營為虧,當期凈虧損1.25億元。

    被外界稱為“共享充電寶行業定義者”的來電科技,早在2020年就開始掉隊,整體業務下沉到四五線城市,市場占有率連10%都不到。

    共享充電寶市場格局不斷上演著“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戲碼,從三電一獸(街電、小電、來電、怪獸充電);再到四電一團一獸(街電、小電、來電、搜電、美團、怪獸充電);最終只剩小竹獸(小電、竹芒、怪獸充電)苦苦支撐。

    從火熱到衰退,行業進入下半場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的移動設備保有量早在2018年就超過13億,每日充電行為超10億次,其中有超過1億次發生在家或辦公室以外的場景,不管是蘋果還是安卓,手機一直飽受“電量焦慮”的困擾。

    而共享充電寶,作為具備“剛需”屬性的產物,一度曾被各路資本所看好。

    “共享充電概念”最早誕生于2013年,由來電科技的創始人袁炳松提出,但受困于當時的互聯網生態,直到2017年才正式開始完善場景設計,多家品牌開始發力。

    到了2019年,街電、小電、怪獸充電、來電“三電一獸”的市場格局基本形成。據TrustData平臺統計:在2019年,上述4家企業的市場份額占比分別為28.6%、27%、25.1%和15.6%。

    在經歷數年探索后,整個行業在2020年開始進入紅利期,而隨著整個行業的發展,市場空間也逐漸被打開,街電、小電、怪獸充電、來電均拿到數額超過3億元的融資。其中融資金額最高的是怪獸充電在2019年12月單筆5億元融資;搜電6個月內連續完成兩輪超8億元融資。

    如此火熱的市場自然引來了大量新玩家的入場,據艾瑞咨詢預測:2020年中國共享充電市場規模為90億元,到2028年有望增長至1063億元;2020年至2028年復合年增長率(CAGR)可達36.2%。

    2021年4月,怪獸充電率先上市,成為共享充電賽道的“第一股”。緊接著,搜電和街電合并,并使用新品牌名“竹芒科技”。憑借兩家積累起來的投放充電寶和充電服務點,竹芒科技一躍成為市場占有率第一,蓋住了“第一股”怪獸充電的風頭。

    但這看上去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賽道,卻成為共享充電寶最后的輝煌。

    漲價、虧損,行業內卷一片狼藉

    共享充電寶的盈利模式無非就是擴張服務點、投入設備、躺著收租金。如此簡單粗暴的“包租婆式”運營策略就導致競爭壁壘嚴重低下:誰承包的充電服務點多,誰就能占領市場;不追求質量,單靠數量領先對手。

    于是共享充電寶各大品牌開始瘋狂內卷,為了簽下更多的充電服務點,向商戶承諾高昂入場費和高分成比例。往往一家店鋪,同時被三四家共享充電寶品牌爭奪。

    據界面新聞采訪報道:商戶入場費價格極其混亂,經常出現惡意抬價、前后價格不一致的情況;有了議價權的商戶則要求品牌一次性結清入場費,并預估每月的流水,按比例來預先支付分成;一些客流量較高的KTV、酒吧、夜店,入場費高達20萬元。

    各個品牌瘋狂內卷就導致銷售與市場費用居高不下,市場占有率最高的怪獸充電在2021年的市場費用高達8.14億元,占當季總營收的比例87.53%,激勵金從9.28 億上升到15.77 億,同比增長70%。

    小電科技2018-2021年,分成費率從24.2%增長至38.2%,激勵金從1.05億元增長至10.13億元,而進場費率則從1%增長至16.3%。

    充電服務點是多了,但錢都被商戶門店老板賺走了,空留不停虧損賠錢的共享充電寶品牌。虧損擴大之后,漲價成了各大品牌唯一的手段。

    在共享充電寶初期,租金普遍是1元/時或2元/時;到了2020年,價格開始翻番,達到了4元/時;2021年,共享充電寶常見價格區間5-6元/時。甚至,在共享充電寶在熱門景區、KTV、酒吧等場合的高達10元/時,簡直比特斯拉充電還貴。

    (來源:網絡整理)

    而這些企業收了高額租金,卻沒有給消費者帶來良好的使用體驗。

    截至目前,在黑貓投訴平臺,小電科技的投訴量超過18000條,怪獸充電的投訴量超過10000條。其中,投訴內容大部分是“好借難還”、“額外扣費”等。

    大量的消費者投訴也引起了監管部門的注意,2021年6月,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反壟斷局、網監司召開“共享消費”會議,明文要求怪獸、小電、來電、街電、搜電等8個共享充電寶品牌整治定價規則、競爭行為。

    收益模式單一

    除了租金之外,共享充電寶沒有其他手段來增加盈利,這也是共享充電寶賽道逐漸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了緩解盈利模式單一的窘迫,目前共享充電寶僅剩的三位頭部玩家都在積極探索新的增長路徑,開始拓展第二業務。

    怪獸充電和上海迪士尼公園、北京環球影城達成合作,成為該景區的獨家共享充電服務商。怪獸充電還成立白酒品牌“開歡”,目前開歡天貓旗艦店粉絲僅2萬人,熱度最高的單品月銷量不足50。

    小電科技在2021年招股書透露,小電計劃和短視頻公司合作,開設to B數字營銷服務。組織內容創作者,為合作的商鋪門店提供短視頻制作及直播。但隨著這一波的裁員,to B數字營銷服務在短期內可能見不到太大進展。

    竹芒科技選擇發展“物聯網+新消費”,據竹芒官方聲明:竹芒正積極研發智能硬件產品,目前已推出口罩機、體溫監測儀等一系列創新型智能終端,并通過不同的品牌開拓更加豐富的業務模式。

    (怪獸充電 x 迪士尼聯名款)

    目前來看,在共享充電寶業務還沒完全站穩腳跟的情況下,所謂的“第二業務”、“新品牌”還難以擔當“曲線救國”的重任。

    原本是充電寶的公司,放棄充電寶業務,不去改善用戶使用體驗,反而去開發副業,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而大部分用戶也只是需要一個方便借取的充電寶,而不需要什么白酒新品牌、口罩機智能設備。

    關鍵詞: 共享充電寶

    相關閱讀

    BB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