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直播的2021:盈利時代結束了,前面坡陡彎急

    2022-04-04 11:45:05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狂奔多年的直播行業,在2021年踩下了剎車。根據多家公司發布的2021年年報,由盈轉虧已經成為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

    2016年的千播大戰,是直播行業繁榮的見證,經過大浪淘沙,屈指可數的幾家直播平臺存活下來,構成了行業的寡頭格局。

    2019年7月,隨著斗魚在美股上市,幾乎所有頭部直播平臺都已經登陸資本市場。更重要的是在盈利方面,盡管步伐速度快慢不一,但留存下來的直播平臺,均相繼從虧損走向盈利。

    而現在,直播平臺正告別盈利時代。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最本質的或許是整個行業的生命周期已經觸及天花板。隨著用戶規模的見頂、行業規范化發展的監管日益趨嚴等,直播平臺需要做出選擇,究竟是順其自然,還是破局重生。

    重回虧損時代

    目前,直播行業按照內容劃分,主要分為秀場直播以及游戲直播。其中,游戲直播的上市公司代表為虎牙和斗魚,秀場直播的上市公司代表為摯文集團(原陌陌科技)、映客。

    2021年,虎牙的營收為113.51億元,同比增長4%,歸屬于公司的凈利潤為5.84億元,同比下降34%。

    雖然年度營收仍保持增長,公司也依然盈利,但在2021年第四季度,虎牙已經開始轉虧。財報顯示,虎牙2021年Q4的營收為28.09億元,同比下滑6%,歸屬于公司的凈虧損為3.13億元,2020年同期為凈虧損2.53億元。

    與之相比,斗魚的財務表現更差一些。2021年,斗魚營收91.65億元,同比下降4.5%,歸屬于公司的凈虧損為6.2億元,2020年同期為凈利潤4.05億元。其中,僅第四季度,斗魚的凈虧損就達到1.93億元。

    秀場直播的情況也大致如此,2021年,摯文集團的營收為145.76億元,同比下降3%,歸屬于公司的凈虧損為29.14億元,2020年同期為凈利潤21.04億元。

    而其他不以直播業務為主營業務的公司,2021年財報中披露的直播收入也均在下滑。如快手的直播收入為309.95億元,同比下降6.7%;騰訊音樂的社交娛樂收入與上年持平,其中第四季度同比下滑15.2%。

    可見,整個直播行業的收入能力都處于下滑期。行業過去的高增長,得益于用戶規模的高速擴張以及行業的野蠻生長,但現在,不斷出臺的行業規定,要求行業發展回歸理性。

    比如2021年,國家網信辦等七部門聯合發布的《關于加強網絡直播規范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便針對直播平臺的打賞行為進行了規范。

    指導意見提出,針對不同類別級別的網絡主播賬號應當在單場受賞總額、直播熱度、直播時長和單日直播場次、場次時間間隔等方面合理設限,對違法違規主播實施必要的警示措施;建立直播打賞服務管理規則,明確平臺向用戶提供的打賞服務為信息和娛樂的消費服務,應當對單個虛擬消費品、單次打賞額度合理設置上限,對單日打賞額度累計觸發相應閾值的用戶進行消費提醒,必要時設置打賞冷靜期和延時到賬期。

    在這些背景因素的推動下,直接影響直播平臺收入的付費用戶數也開始下滑。截至2021年底,虎牙的付費用戶數從2020年同期的600萬降至560萬,斗魚的付費用戶數從760萬降至730萬,摯文集團的付費用戶數則從1280萬降至1140萬。

    亟需探索新增長點

    那么對于直播行業而言,接下來的路究竟該如何走,一些企業已經率先摸索到了出路。

    2021年,映客集團的營收91.76億元,同比增長85.4%;歸屬于公司的凈利潤為43.3億元,同比增長113.1%。

    而映客集團之所以能實現營收及凈利的雙高增長,主要是因為其過去幾年的成功轉型。目前,映客集團已經從映客App的單一產品發展出了一個產品矩陣,包括映客、對緣、積目等,覆蓋直播、相親、社交等多個領域。

    2021年,映客集團來自直播服務的收入25.6億元,只占總營收的27.9%,而來自社交產品的營收占比已經達到62.6%。

    同樣實現轉型的還有歡聚集團。過去兩年,歡聚集團先后將旗下的虎牙直播和YY直播分別交易給了騰訊和百度,把業務重心轉向了海外市場。

    2021年,歡聚集團實現營收26.19億美元,同比增長36.5%;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歡聚集團首次實現全年凈利潤1.09億美元,2020年為凈虧損1.6億美元。

    值得關注的是,映客和歡聚集團目前的主要營收支柱,都是來自于收購的產品。2019年,映客集團作價8500萬美元收購了社交產品積目,而歡聚集團也于同一年斥資14.5億元收購了海外視頻社交平臺BIGO的68.3%股權,加上之前的持股,歡聚集團實現了對BIGO的100%控股。

    如今,收購產品成為了頂梁柱,映客和歡聚集團也通過業務轉型,實現了企業的可持續增長。這對于尚未轉型的直播公司來說,是一個可借鑒的思路,無論是通過收購還是孵化,盡快尋找到業務新增長點,才是長久發展之道。

    此前,陌陌集團更名為摯文集團,也是為了擺脫對陌陌App的過度依賴。2018年,陌陌對社交產品探探進行了全資收購,隨后在公司內部也孵化了一些新產品。

    只不過目前,轉型效果尚未達到理想狀態,2021年第四季度,直播收入仍然占據摯文集團營收的58.5%。不過,以虛擬禮物收入和會員訂閱收入為主的增值服務收入占比已經達到40%,另外來自手游業務的收入也同比增長163.1%至1930萬元。

    在2021年財報中,虎牙和斗魚也均表達出探索新增長引擎的意愿。虎牙高管表示,虎牙將致力于擴大用戶群,提高運營效率,探索業務多元化。斗魚高管也提出,將探索新的增長點。

    關鍵詞: 盈利時代 監管趨嚴

    相關閱讀

    BB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