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放棄版權壟斷,也許是“愛優騰”走出虧損的第一步

    2022-02-12 12:05:05    來源:創事記

    新春伊始,關于長短視頻平臺的版權之爭又再起波瀾。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在短視頻平臺上出現了電影《長津湖》大段的電影切片,有的甚至長達半小時,播放量高達數十萬次。

    隨后抖音官方回應稱,所謂侵權內容,實際是《長津湖》制片方博納影業與抖音官方宣傳合作的一部分,并且沒有30分鐘,只有不到6分鐘。

    而從此前博納影業官方微博發布的信息來看,抖音的說法也能得到印證,而且制片方似乎也比較滿意與抖音的合作,還專門制做了宣傳海報。

    既然制片方都十分認可,那媒體為何又會突然之間熱炒短視頻平臺侵權的新聞呢,這背后,原因可能還得歸結到愛優騰三家長視頻平臺上。

    01

    越虧越要燒錢的困境

    根據公開信息顯示,2022年元旦,《長津湖》正式在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三家平臺同步首播。而拋開這三家,其他平臺并無《長津湖》的播放權限。

    雖然外界并未公開愛優騰具體拿下《長津湖》版權花費了多少錢,但依照《長津湖》上映時的火爆場景,這注定不會是一筆便宜的交易。

    作為排名中國影視票房第一位的電影,《長津湖》影片的號召力和影響力已經毋庸置疑,院線放映結束之后,登陸長視頻平臺就是順勢之舉,這也早已被愛優騰三家看在眼里。

    但并非所有的影視作品都能像《長津湖》一樣“雨露均沾”,更多的電影、電視劇以及綜藝節目都只能委身一家平臺,這也就造就了長視頻平臺特有的“獨播”現象。

    但這種投入顯然不是小孩子過家家,需要大量的資金作為投入,盡管愛優騰三家長視頻平臺都背靠大樹,但對于這種長期花錢買版權的行為也早已是捉襟見肘。

    根據《經濟日報》報道的數據顯示,國內長視頻頭部平臺“愛優騰”(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在十年間已經燒光1000多億元人民幣。

    而愛奇藝全年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也顯示,在營業成本為70.28億元的情況下,其中內容成本卻高達53億元,其中花出去的內容成本,最多的就是被用于電視劇采購,其次是網劇和節目的制作。

    而這些版權劇的價格究竟有多高,根據愛奇藝創始人龔宇的描述,單集的采購價格就已經要到200萬起步,獨播劇還要更高,一集要達到600萬至800萬,如果是一些有頂流明星或者關注度高的影視劇,單集費用甚至能突破1000萬元。

    花了這么多錢用在內容采購上,就也難怪長視頻平臺多年來始終無法走出虧錢的泥潭,還是以愛奇藝為例,2018、2019、2020年就分別依次巨虧91億元、103億元、70億元。

    但即便是虧錢,長視頻平臺依然不會放過對于每一部可能成為爆款的影片的追逐,其道理也很簡單,在三足鼎立的長視頻賽道上,此消彼長是最肉眼可見的競爭態勢,這是一場豪賭,你不買,其他兩家就會買。輸贏另論,壟斷為強。

    平臺買劇不一定會押中爆款,而不買就一定會錯失爆款,到時候平臺除了大腿拍腫之外,恐怕也再無他法。隨之而去的,可能還會有用戶的流失和廣告商的出走。

    02

    獨家版權,蜜糖還是砒霜?

    不可否認的是,獨播劇集在很大一部分上能夠為長視頻平臺帶來流量的增長和平臺用戶活躍度的提升,所以盡管要付出動輒就是天價的版權費用,但平臺依然愿意為之買單。

    由此甚至還衍生出了一些具有長視頻平臺特色的騷操作,比如備受吐槽的超前點播,實際上也是仗著有版權壟斷才能帶來的底氣。

    但并不是所有的獨播劇集都能夠贏得觀眾的青睞,這也就意味著平臺的巨額投入也會有跑空的時候。

    比較經典的例子是2016年的《如懿傳》,當時騰訊視頻篤定其會成為第二個《甄嬛傳》,于是豪擲13億從優酷手中搶走了《如懿傳》的獨播權,但從后來的市場反響來看,《如懿傳》并未能復制前作的輝煌。

    雖然反響平平,但真金白銀卻已經花了出去,是賺是虧,恐怕也只有視頻平臺自己知道。

    而更為讓人擔憂的是,三家長視頻平臺在對于版權劇的追逐上,似乎已經開始了內卷,彼此之間相互競爭,最終抬高了價格,但并未真正將市場群體做大。

    而如何判定劇集是否有成為爆款的潛力,評判的標準似乎也并不新穎,無非還是看中了主演中是否有流量明星,能否自帶話題效應等。

    在這種內卷式競爭的大環境下,獨家版權成為了平日爭奪的重點,大量的內容成本被投入到了劇集采購當中,其他方面的投入就勢必會相應減少。

    這其中讓人倍感惋惜的是,是平臺自制劇曾經的短暫輝煌,比如愛奇藝的奇懸疑劇場系列和迷霧劇場系列,都曾取得過不錯的口碑,但如今也逐漸式微,這或許也和成本壓縮有著有一定的關系。

    畢竟近些年來隨著短視頻平臺的火熱,長視頻平臺賴以生存的廣告收入已經被吃掉了部分份額,收入沒有大幅增長的情況下,還要把大部分收入拿出來用作劇集采購,真正能夠用來做內容的預算其實并不算多。

    但縱觀世界上的長視頻平臺,能夠取得長期成功的還都是在自制內容上不斷深耕,最直觀的例子就是奈飛,無論是曾經的《紙牌屋》還是去年的《魷魚游戲》,無不彰顯著奈飛精良的內容制作能力,也讓奈飛在全球范圍內都收獲了大量的忠實用戶。

    國內也有值得借鑒的例子,那就是芒果TV,作為國內首個盈利的長視頻平臺,芒果的自制綜藝在國內都始終保持著較高水準,尤其在后期制作和創新能力上都有不俗表現。

    03

    長視頻還得算長遠賬

    一面是遲遲不見盡頭的虧損,一面又是愈發內卷的競爭,這或許就不難解釋,長視頻平臺為何要在版權問題上與短視頻平臺錙銖必較。

    尤其從去年開始,長視頻平臺對于短視頻影視侵權的指責更是屢見報端,這也讓擁有大量影視解說創作者及二創內容的抖音、快手、B站成為了被圍攻的重點。

    愛奇藝創始人龔宇甚至還公開表示,所謂二創內容是把未經授權的內容和自己的內容結合起來的“軟盜版”。

    但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影視解說還是二創內容,都是一種較為創新的內容創作形式,不該被一棍子打死,尤其是對于制作發行方來說,也比較認可二創和影視解說能夠帶來的宣傳效果,畢竟在短視頻平臺龐大的流量下,能夠為影視作品本身帶去更多的關注度。

    比如這次的《長津湖》,以及去年騰訊曾狀告抖音侵權的《掃黑風暴》,細究之下都能發現,片方已經提前和抖音官方約定了官方合作。

    這種思路其實也應該被長視頻平臺所借鑒,如何利用短視頻平臺的流量為自制內容導流,或許是未來一段時間值得嘗試的新方向,雖然同屬于視頻平臺,但短視頻平臺對于UGC內容的涌現和消費群體的聚集顯然有著更強的優勢,能夠為內容本身帶去更多的關注和討論。

    而更為重要的是,長視頻平臺過去執著于獨家版權,寄希望于當紅明星,本質上也是看中的粉絲經濟和流量效應,而現在借助短視頻平臺,能夠擺脫依賴明星粉絲效應的囚徒困境。

    另外從市場層面來看,長視頻平臺坐擁眾多劇集版權,是否構成內容壟斷也存在爭議,畢竟去年在音頻領域曾有過先例,騰訊音樂已經主動放棄音樂版權獨家授權權利。

    如今雖然長視頻平臺領域還是三家齊頭并進的狀態,但未來有哪家殺出重圍一家獨大,那么到時候手上的獨家版權或許又會成為燙手的山芋。

    過去大家燒錢,都是為了能夠在搶奪完充分的市場份額后,再通過擴張或者并購成為行業的絕對霸主,但如今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想要再通過資源壟斷進行商業化變現,可能并不是件好生意。

    歸根結底,作為內容平臺,做好內容還是應該放在第一位。長視頻平臺靠資本燒錢把控版權進而換取流量的時代還能存在多久,這并不好說,但可以預見的是,內容制作能力會成為未來長視頻平臺新的競爭重點。

    關鍵詞: 版權壟斷

    相關閱讀

    BB电子